Database error: Invalid SQL: update pwn_news_con set cl=cl+1 where id='503'
MySQL Error: 1036 (Table 'pwn_news_con' is read only)
#0 dbbase_sql->halt(Invalid SQL: update pwn_news_con set cl=cl+1 where id='503') called at [D:\172.246.155.125\www.xhx-group.com\wwwroot\includes\db.inc.php:55] #1 dbbase_sql->query(update {P}_news_con set cl=cl+1 where id='503') called at [D:\172.246.155.125\www.xhx-group.com\wwwroot\news\module\NewsContent.php:82] #2 NewsContent() called at [D:\172.246.155.125\www.xhx-group.com\wwwroot\includes\common.inc.php:524] #3 PrintPage() called at [D:\172.246.155.125\www.xhx-group.com\wwwroot\news\html\index.php:15] 法律出台后的逆势增长:劳务派遣的非正常繁荣-青岛劳务公司|青岛华夏星辰劳务服务有限公司
法律出台后的逆势增长:劳务派遣的非正常繁荣
作者:管理员    发布于:2016-06-02 14:21:40    文字:【】【】【
《劳动合同法》对于劳务派遣本着约束、规范和限制的法律精神,对劳务派遣主要从如下几个方面进行了规范。其一,资本准入限制及经营主体限制。修订前的《劳动合同法》第57条规定,劳务派遣单位应当依照公司法的有关规定,注册资本不得少于50万元。[4]上述规定表明,经营劳务派遣的市场主体资格必须为 “公司”,至于是有限责任公司,还是股份有限公司,并无明确界定。但公司的形式排除了合伙、合作社、个体经济组织经营劳务派遣的可能性,如此规定旨在使 “派遣单位”更加规范。与此同时,在《公司法》放松注册资本管制的大背景下,《劳动合同法》却对劳务派遣经营单位的最低注册资本进行严格规制,可谓立法者规范派遣单位、增强其雇主责任能力,以及维护劳动者合法权益的良苦用心。其二,被派遣劳动者岗位稳定之考量。《劳动合同法》第58条第2款规定劳务派遣单位应当与被派遣劳动者订立二年以上的固定期限劳动合同,按月支付劳动报酬;被派遣劳动者在无工作期间,劳务派遣单位应当按照所在地人民政府规定的最低工资标准,向其按月支付报酬。”上述规定旨在增强被派遣劳动者工作的稳定性和职业的稳定感,换言之,即使派遣单位暂时无法将劳动者派遣出去,亦应由派遣单位支付报酬。其三,派遣单位与用工单位派遣协议及被派遣劳动者的信息对等,即被派遣劳动者的知情权——对派遣协议内容的知情权须得到保护。其四,有关“三性” 的界定,即劳务派遣须在临时性、辅助性、替代性岗位上实施。何为“三性”于是成为了学界和实务界都面临的难题,但“三性”的使用客观上有其价值,至少它对劳务派遣在“主业”上的实施具有抑制作用。此外,《劳动合同法》修订前,在法律责任的分配上,“为了保证被派遣劳动者劳动权益,必须建立相关措施对其设立、运行进行严格监管,避免派遣单位逃避‘雇主责任’……派遣单位违反本法规定损害被派遣劳动者合法权益的,用工单位与之承担连带赔偿责任。”[5]概而言之,《劳动合同法》旨在约束、规范劳务派遣,从其规定“三性”的法律宗旨看,亦在限制劳务派遣业务的泛滥。
在《劳动合同法》实施前,对于劳务派遣规制失效的声音已见诸报端。“‘在立法过程中,不少人跟我说,要按照现在法律这么严苛的规定,劳务派遣公司不死 1/2也要死1/3。于是我们想,规范的力度够了。’全国人大法工委一位参与制定新法的官员对《南方周末》说,‘现在看来,我们过于乐观了。’”[6]那么,如今《劳动合同法》已实施数年,现实情形到底如何呢?近年来,劳务派遣用工泛滥的报道不断,其中劳务派遣在部分单位被滥用、损害派遣人员合法权益等问题比较突出。[7]劳务派遣泛滥使得同工同酬成为理想,而现实生活中,大部分派遣人员的福利低于其他员工。[8]事实上,与新闻媒体、立法者在《劳动合同法》实施前的担忧一样,学界在《劳动合同法》颁布后就觉察出法律条文不仅不能达到促进劳务派遣良性循环的目的,相反还可能诱发劳务派遣之泛滥。对此,笔者亦抱持相同的观点,看似严苛的规制,其实却是漏洞明显,且这些漏洞很快被“应对”《劳动合同法》者所洞悉,规范性劳务派遣公司的确减少了,但不规范的、转入“地下”的劳务派遣越来越多。类似通过自设派遣、合谋派遣、派遣机构公营化等形式,使得实质派遣机构越来越繁荣,但这些机构在行派遣之“实”时,并不使用派遣之名,多数演变为人事外包、人力咨询、人力服务等名称不一的“隐名”派遣公司,形成了法律规制“表象严格”与治理环节“内虚”的格局。